矿业侵蚀香格里拉原始森林 大面积植被消失殆尽

矿业侵蚀香格里拉原始森林 大面积植被消失殆尽

矿业侵蚀香格里拉原始森林 大面积植被消失殆尽

休瓦促钨钼矿生锈的设备
休瓦促钨钼矿生锈的设备
位于世界遗产核心区的斯各锑矿
位于世界遗产核心区的斯各锑矿
大面积植被消失殆尽
大面积植被消失殆尽

  成都商报首席记者 刘木木

  发自云南香格里拉

  绿色和平

  斯各锑矿、桑都格勒钨钼矿及休瓦促钨钼矿,三矿厂于深山中修路挖洞,致乔木大范围倾倒,草本植被损毁殆尽。

  开矿者说

  涉事矿厂均有着约20年上下的采矿史,其出现远在属地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之前,这20年来,矿厂经历过层层转包,利益关系错综复杂。

  官方表态

  “生态是香格里拉的根本,任何违规行为都不能容忍。”当地将严格按照《云南省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地保护条例》《风景名胜区条例》依法依规采取强制措施,竭力守住香格里拉这一片净土。

  位于云南西北部三江并流源头处的香格里拉地处青藏高原东南,拥有中国最好的原始森林,是中国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之一,亦拥有极其丰富的矿产资源。

  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日前发布报告,在云南香格里拉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的核心区和缓冲区内,至少存在三个长期违规生产的矿区。

  它们藏身于高山牧场之侧,抵达这里需穿越茂密的原始森林。在海拔4千米的高原上,纵横交错的路网和矿洞正吞噬着乔木、灌木和草甸。

  为此,绿色和平呼吁,相关矿场应立即关停,并着手进行生态修复。如何处理这些矿厂,当地政府尚未拿出最终方案。

  披露 世界自然遗产内 三矿区长期违规生产

  在云南西北地区,三条发源于青藏高原的大江——金沙江、澜沧江、怒江自北向南,它们并行170多公里,形成了世界罕见的“并流而不交汇”的奇特地理景观,得名“三江并流”。1988年,经国务院批准,被定为第二批国家级风景名胜区,这一地区被视为“世界生物基因库”。

  2003年7月,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27届世界遗产大会一致决定,将“三江并流”自然景观列入《世界遗产名录》。

  然而,知名环保机构绿色和平自去年开始的调查发现,在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红山片区,共有三个矿厂已造成相当严重的毁地毁林。它们分别是斯各锑矿、桑都格勒钨钼矿及休瓦促钨钼矿。绿色和平称,三矿厂于深山中修路挖洞,致乔木大范围倾倒,草本植被损毁殆尽。

  绿色和平森林与海洋项目副总经理张淼介绍,他们是通过最新的“未受侵扰原始森林景观”数据及高清遥感数据,发现滇西北地区部分未受侵扰原始森林景观严重退化这一事实的,调查表明,造成这一现实的主要原因是开矿。

  绿色和平在最新的高清遥感影像上确定了三个矿厂的具体位置,并对该地的植被变化做时间序列分析,再通过公开资料查询矿厂名称等相关信息,结合实地走访,最终确定了三个矿厂已经侵害环境的事实。

  调查 原始丛林背后的矿洞 植被消失殆尽

  8月中旬,成都商报记者实地调查了这三个均为香格里拉市格咱乡厂矿。从香格里拉市区沿291县道,驱车两个半小时可抵达翁水村,从这里往东,有两条土石路分别通向三个矿区。

  斯各锑矿厂区凌驾于一面朝西的山坡上,目测矿区坡度约为70度,此处光秃秃一片,全被碎石淹没。与之对应的,是四周山峦同等海拔线青翠的草甸、高大的云杉和冷杉,及放养着黑香猪、牦牛的高山牧场。

  在前往桑都格勒钨钼矿的路上,成都商报记者只遇到了一位年迈的牧牛人,他说,矿区紧邻他的牧区,出入都要关好栅栏,以防牛羊走失。

  桑都格勒钨钼矿所属企业为香格里拉县康特钼矿业有限责任公司,康特公司的厂区面积为0.4439平方公里,成都商报记者看到,公司采矿区是密密麻麻的运矿土路,堆满矿砂的尾矿库约3个足球场大小,但未见明显的防渗处理设施。

  从翁水村北线东进,翻过牦牛成群的海拔4530米高山垭口,属于香格里拉县雪域开发有限公司的休瓦促钨钼矿,便在峡谷深处出现。这里是川滇交界地,海拔为4150米。雪域公司下游是一个牧场,峡谷两片山坡被各种土路、矿洞侵吞,抬头看,全是倾泻而下的碎石将灌木林冲击得支离破碎的场景。

  说法 利益关系复杂 历史遗留致屡禁不绝

  雪域公司总经理林运景称,2014年,桑都格勒钨钼矿和休瓦促钨钼矿均已停产,而斯各锑矿直到今年7月29日才全面停工。

  2008年,浙江温州商人林运景响应香格里拉县全面招商号召,接手了雪域公司。林运景说,雪域公司矿区所在地,此前是“鼓励开采勘探区”,2010年,世界遗产委员会通过了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的边界微调,范围往北移了500平方公里,休瓦促钨钼矿由此成为缓冲区,南边的另两个矿区则成为核心区。

  斯各锑矿股东之一刘农(化名)承认,矿区目前的确属于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核心区。刘农称,斯各锑矿原为露天矿厂,很多百姓曾背背篓上山捡矿,矿区无植被的现状由来已久,非一朝一夕造成。2005年,因采矿证办证费用昂贵及历史负债原因,村属企业斯各锑矿实行招商引资。刘农就是在这个阶段进入斯各锑矿的,并一手办理了采矿证。

  林运景和刘农均表示,涉事矿厂均有着约20年上下的采矿史,其出现远在属地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之前,这20年来,矿厂经历过层层转包,利益关系错综复杂。

  两人均承认矿区并没有取得环评手续,但作为接最后一棒者,目前谁也不能就彻底关停矿厂表态。刘农称,斯各锑矿一度只能东拆西补,此后锑价有所起色,但地表已无矿可采,“如果形势好,政策允许,老板哪怕是借钱,也要探明矿山的主脉。”

  治理 树木成活率不到30% 政府将依法依规处置

  翁水村村委会副主任鲁茸格木说,每年七八月,人们就起早贪黑上山找松茸。然而,在三个矿区,这样的场景再难重现。据此前的治理方案,2014年12月至2016年12月是斯各锑矿的恢复期,但绿色和平于今年6月实地调查发现,该矿只在进行常规作业,并未采取措施进行恢复治理。

  刘农说,如何才能有效治理,目前正请有资质的专家进行调研,目前的方案是在坡上撒草籽,但由于高海拔原因,这些草籽很难存活。

  林运景称,从2007年年底开始,公司陆续向国土部门交纳生态恢复治理押金,总共是500万,“以后矿采光了,矿洞不回填,小的灌木不恢复治理的话,五百万押金就报销了。”他说,雪域公司已进行栽树、撒草、挡墙等处理,但效果不明显,树木的成活率不到30%,“现在正在加紧种草种树,雪季一来,大雪封山,就只能等明年。”

  过去一个月来,因绿色和平的报告披露,林运景和刘农频繁来往于香格里拉市和矿区之间,接受当地执法部门的各种检查。8月12日,两人均表示,联合执法部门最后的处置方案尚未出台。

  香格里拉市相关负责人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绿色和平的调查总体客观真实,“生态是香格里拉的根本,任何违规行为都不能容忍。”

  香格里拉市政府回复称,当地将严格按照《云南省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地保护条例》《风景名胜区条例》依法依规采取强制措施,竭力守住香格里拉这一片净土。